導演筆記–即興中的真實

台北我愛你,即興劇的新嘗試

台北我愛你,是我過去在即興湯姆劇團執導的作品。我在「台北我愛你」嘗試了很多新東西,甚至是打破了舊有的即興劇概念(或是慣性)。會這樣做,一方面是作為導演的私心,想和演員共同成長。另一方面則想打破些文化傳承,想問那些我們早已熟悉的,就必然是這樣嗎?

從巴黎我愛你,到台北我愛你

這齣戲的創作靈感,來自「巴黎我愛你」。這部電影由22位導演,以巴黎的各個地區為主題,拍攝了風格獨具的18個故事(而我個人特別喜愛娜塔莉波曼主演的Saint-Denis)。當我看到這部電影,就一直想以台北為主題,說個「台北我愛你」的故事。
於是,我與當時合作的即興演員,一同實驗各種說故事的方式。並把即興的靈感,鎖定在台北的各個地區。於是,我們說了關於淡水、信義、永和、新莊,青島東路等地區的故事,那些我們可能很熟悉,或著不太熟悉的故事。
四場演出,四部微電影風格即興長篇,四個即興短篇遊戲,還有一首即興的電影主題曲。

真實與虛幻,個人與群體記憶的交錯

那時,劇團的排練場在信義區的一家繪本館。有一天,我們一起即興創作了一個故事,是關於某個年輕人,在台北買不起任何房子,卻又死命租了信義區小套房,只因為從窗戶望出去,可以看到101大樓,彷彿能維護自己的最後一絲尊嚴…
當我們離開排練場時,我望著眼前的101大樓,忽然有種奇妙的感覺。
這些故事彷彿某年某月某日,就曾出現在台北的街頭過。

即興演員的挑戰

後來,我在Shaghayegh Beheshti帶領的工作坊記錄中,看見了這段話。

「演員要用想像力,把眼睛裡看到的畫面傳送、分享給觀眾。 演員工作只是一個傳遞的媒介,這個媒介有能力傳送各種想像畫面,所以好跟壞不是你要考量的範圍。」

「但如果上台只是想表現自己,或讓大家都看見你,這不是上台好理由,因為人天生都想站上舞台。」

這相當真實。排練台北我愛你時,有些時候我可以從演員與舞台「看見」台北的某一景出現了。但在某一刻,它又消失了。直到演員又真正地「看見」那個地方。

即興是很赤裸,也很親密的事。

一起即興吧!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