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即興劇如何看人際?】關係的兩種局—地位與親密(2020更新版)

親密,是「願意」被對方改變。

這個「願意」,奠基於信任—當然信任,也帶來風險
信任就像是,把一把刀交在對方手上,他隨時可以傷害你

那為什麼要親密呢?
因為,當我們親密的時候,關係與情緒都會開始流動,如水一般
許多心理成長歷程描述的話語「默契」「覺察」「轉化」,都是因為流動

即興劇是追求「流動」的藝術,而且是雙人/多人合作的藝術
在許多電影中,你會看見兩位個性迥異的人,先是互看不順眼,接著衝突加劇,最後因相互理解成為夥伴

即興劇有個練習叫”What comes next?”,就是幫助我們探索這個「成為Partner的歷程」。

關於What comes next這個練習,可以見這篇文章:過年長輩小劇場的因應之道(一):像即興演員一樣過年

地位,是政治也是權力的Play。

這邊不翻譯“Play”這個詞,是因為“Play”既是演,也是玩。

地位練習,其實就是Play的練習。這形成了兩個自我的模式—
我知道我自己在演戲,但我同時看著我自己在「玩」演戲這件事,因此不用委屈自己(和自己不一致)因為我在玩一個可以玩的事情。
權力遊戲或許聽來很現實,不像親密這麼有美感—卻是在人際關係中無所不在的歷程
因為它有一個很重要的功用:避免衝突發生

我們無法永遠都處在拼個你死我活的狀態,這會讓我們長期在「戰或逃」的創傷反應中,而地位就是社會動物因應產生的本能
地位遊戲可以是僵硬甚至是暴力的,但地位也可以是一場Play

為什麼呢?
因為好的友誼,其實也代表了,是一段可以和彼此”Play”地位遊戲的關係

想像學生時代特別要好的朋友,你會怎麼稱呼他?又會怎麼打招呼呢?
這也是我們意識到地位,而自然發展出來的過程

浮誇雖可恥卻有用

對一個演員來說,演技浮誇或許不是什麼好事。
對一個想應用即興劇在生活中的人來說,浮誇演技很有用。

浮誇演技的用處:讓不可以玩的變成可以玩(Playable)。

舉例來說:面對長輩/長官/損友不舒服的要求時,如果一時不想破壞關係,卻也不想委屈自己,就得玩地位遊戲。

然而許多剛學「地位」這個概念的夥伴,會問「這樣是不是很假?跟真實的自己很不一致?明明很生氣卻又裝沒事,感覺自己很虛假很小人~」

這就是為什麼要介紹「親密」「地位」兩種關係之「局」的原因。首先,要先能看懂眼前的這個人,和你在什麼樣的局?你們在玩的是利益權力與政治,或著是可以也需要親密的重要他人?

先看懂了「局」是什麼,選擇進入「親密」或「地位」的模式,就知道自己在扮演什麼角色。當你「知道」了,也就和自己更加一致—我不是被迫,而是選擇和你玩地位遊戲。

但太過寫實的演技對於一般人,常常就等於自己,而會感到委屈無奈不舒服(這關係到「角色」與「演員」的界限,有機會我們再談)。因此,浮誇演技的用處是,因為演技夠浮誇,夠假夠爛,就不再那麼像自己真實的樣子。

慢慢熟練了,就可以在「寫實—浮誇」這條線上,調整頻率。

下面是幾個(很好玩的)浮誇角色練習。

  1. 八點檔壞女人 
  2. 老爸老媽與中二之家庭大戲 
  3. 分手擂台撕破臉練習 
  4. 花系列打巴掌大賽(當然是舞台武術) 
  5. 有刀有槍尋仇大賽(無實物+舞台武術)

也歡迎參考這篇文章:失去力量的「好人」,與即興劇的「壞人」練習—關於心理學家武志紅《好人逃避了什麼》一文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