過年長輩小劇場的因應之道(二):如何看懂過年的「局」

Lunar New Year is coming!
         春節將至

農曆春節即將來臨。
對許多人來說,返家過年又是一場戰鬥。

特別是今年。許多朋友面臨公投結果的不如意,重新經驗到兩個世代的差異(或說,同溫層的重大挫敗。)回家過年更是如坐針氈。

去年我談了像即興演員一樣過年:長輩小劇場的因應之道,有些朋友因此來上即興工作坊,他們展現了許多能量與膽量,也有了更多期望:

「家齊,我在工作坊學會一些即興溝通法則了,對我的日常生活是有些幫助…但面臨回家過年這種大事,好像沒辦法像上課學的這麼順欸,有什麼好辦法嗎?」

通常,我會先反問對方「過年團圓對你來說,像什麼?」
(看到這,你也可以先想想看你的答案,再往下看。)


大家的答案常有:過年團園就像監獄(很不自由)、像地獄(痛苦得要死),或著和平常互不相見的親戚同桌吃飯,活像是新生聯誼,沒話聊乾得要命。

也有人覺得回家和父母團聚感覺挺好的,可是餐桌上遠房親戚一開口,馬上就被打得體無完膚,父母好像也基於禮貌,不知道該怎麼挺自己,結果年菜吃下的是滿肚子委屈…

要脫身,就要看清過年的「局」。

心理學家武志紅曾經提過,人際關係有兩種原則在運作,一種是「權力規則」,一種是「珍惜規則」。簡單來說,權力規則有我沒有你(我說了算),珍惜規則有我也有你(我在乎你)。

過年的本質,是大家庭的團聚。

然而團聚並不一定意味著珍惜規則,因為大家庭所分支出去的小家庭們(叔伯姑嫂),都有自己的需求與利益考量。

因此,即使過年的用意是聯繫大家庭情感,本質上仍可能是一場小家庭間(也有可能是小家庭內)的權力遊戲。

比大小之歌:權力遊戲

「那我該怎麼度過這場宮鬥?」你問。
我會提供兩個方法,但最關鍵的是:

活下去。

可以預見的是,公投造成的世代衝突,或許會在今年春節來到高峰。面對長輩的無法理解與冷嘲熱諷,你也許會傷,也許會痛,但一定要活著。

「逃避雖可恥但有用」,我還想再加一句
「同溫層雖可恥但有用」。

逃避是不能解決問題,至少問題不會解決你。
逃避現場之後,和同溫層「取暖」也很重要。

雖然「同溫層」這詞在這一兩年隱約有種貶義,好像很幼稚很鴕鳥,不願意了解外面的世界長什麼樣子。

反過來想,現在的IG, FB, Line群組(無論工作群、朋友群還是長輩群),不也都是一個又一個同溫層嗎?

同溫層,也許可以看成【比較有機會懂你的人】。
也是因為你們共同的年齡、背景、興趣,讓你們很快就知道彼此在說什麼,在痛什麼,在意什麼。

沒力再戰,那就取暖。

系列文章:

想上課?歡迎邀課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