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再來一次】的勇氣—讚頌失敗心理學

「我真的沒有辦法了…」
僵在舞台上的小燕,一行眼淚就要掉下來。

看到她這樣,感性上我其實不太忍心,而理性上我知道,來參加好幾次工作坊的她,終於要開始屬於她個人的「工作」了。

我咬著牙,沒讓她逃下舞台。

小燕的挑戰

小燕所做的海豚訓練(Dolphin training),是這幾年我在和工作坊學員探索失敗時,最愛用的練習,也是一個高強度的練習。

在這個練習中,會有一位學員擔任海豚,其他人會在海豚不知情的狀況下,指定一個動作(比如:拍手唱生日快樂歌,拉一張椅子坐下來等)。然後再邀請海豚來到舞台上,想辦法做出這個動作—

之所以叫海豚訓練,是因為其他人會扮演「訓練師」的角色。當海豚嘗試的動作「接近」答案了,訓練師發出「嗶-嗶-嗶」的吹哨聲,如果海豚的探索離譜了,哨音就會消失。

小燕僵在舞台上的那一刻,內在經歷了許多複雜的感受,這也是我們接下來要談的,關於【失敗】的心理學。

一分鐘失敗心理學

即興一定會失敗,生活也是。

當我們探索未知的時候,會做對些什麼,也會做錯些什麼,這些做錯的時刻,就是失敗。

大部分人都是累積了不少經驗的失敗好手。因此在【下一次探索/失敗前】,我們會有【焦慮】的情緒,因為怕自己做不好。

而在【探索/失敗發生以後】,我們會有【失落】的情緒,因為想做好卻做不好,會讓我們挫折。

然而,我在即興劇工作坊與心理治療經驗中,發現真正的【魔鬼】藏在焦慮與失落之間,失敗與恐懼之後,那就是【羞愧感】。

敵人就在羞愧感

羞愧感這個詞大家也許很陌生,如果換成【丟臉】【沒面子】大家或許會比較有感。

這是一個很隱性的感受,因為它並不如憂鬱、焦慮好認識,卻有著強大的力量—有些人會說,他會忽然感覺到強烈的難堪感,這個難堪會讓他【突然暴怒】,發了連自己都嚇一跳的大脾氣。或讓他【極度難受】,連一秒鐘都無法待下去,甚至覺得死了還比較輕鬆。

為什麼羞愧感的影響如此強烈?那是因為羞愧感源自【自我被否定】的感覺—也許是【我如此地弱小】或是【我毫無價值】的想法。

當我們對別人展現自己—我們的聲音、身體、想法時,羞愧感伺機而動。

讚頌失敗—迷人而衝突的即興心法

即興,是與失敗(和羞愧)共舞的藝術。

即興劇中有個概念叫讚頌失敗(Celebrate the failure),這是一個讓許多人印象深刻的想法—失敗已經夠恐怖了,怎麼還要讚頌它?或著反過來—怎麼可以讚頌失敗!這樣不就是鼓勵擺爛嗎!?

當我剛開始學習這個概念,也覺得實踐起來很困難,那時的我,是個不熟悉舞台也害怕被評價的人,即使工作坊中有一些練習讓學員在失敗時歡呼,但真在舞台上失敗時,實在很難這麼開心…

就跟小燕一樣。

和小燕不同的是,曾經我幾乎逃離了工作坊(創傷反應的理論說,壓力來襲時我們會有戰、逃、或凍結的反應—我三個都集滿了)。

直到2015年,我來到加拿大卡加利參加國際工作坊。一直到我付錢買了機票訂了旅館,才意識到—在這堂課,我需要用英文演出,而且是即興演出。

我害怕丟臉,因為聽不懂同學的英文丟臉,因為說不出對的英文而丟臉。當我咬著牙站在舞台上,我的惡夢發生了—還真的聽不懂,於是我僵住了,在二十來個國際學生面前。

這時候,工作坊的老師,也是即興劇大師Keith Johnstone—七十來歲的英國老先生,他看著我,握起了他的雙拳,高高地舉到天空,孩子氣地喊了一句”Again!”

那一刻,我因為羞愧而繃緊的身體鬆了。

對啊,就再來一次吧。
於是我找到了讚頌失敗的方法,再一次(Again!)。

失敗確實可怕。但也因為可怕,所以要看見它。
讚頌失敗不是擺爛,是為了【面對】與【行動】。

面對,是讓你與你的夥伴,不去忽視房間裡的大象,而是更真實/誠實地面對現況。

行動,是為了從失敗中學習,透過持續地探索、反饋與修正,我們才能真正從失敗中學習,而不是被羞愧感擊垮。

回到小燕。

腦中百感交集的她,正經驗著失敗與羞愧帶來的衝擊。
我問小燕「還有一分鐘,妳希望台下夥伴給妳提示嗎?」

這句話,是讓小燕「再來一次」的關鍵。

一方面,我們【不坐視夥伴受苦】—因為一個人孤單地承擔一切,是很恐怖的經驗。因此我詢問小燕是否想要協助?

另一方面,我們不把夥伴當成無助的小孩,意思是【不幫他解決所有問題】。很多時候當夥伴面對挫折,我們會過度保護或縱容,也許是直接告訴他「對」的答案,或是讓他「休息」,也就是逃離了現場。

這樣做很善良,但也很可惜。因為這可能會是小燕的蛻變。

不坐視夥伴受苦,也不解決所有問題,是為了【擴展夥伴的心理空間】,當心理空間變大了,我們可以感受,同時行動。

小燕點點頭,同意了。
我告訴小燕「關鍵在你的身邊,不在你做過的事。」

小燕聽我這樣說,眼睛把台上掃射了一遍,忽然笑了。
她瞪了我一眼,拿起台上的小時鐘—這個她多次走過,卻從來沒用過的東西。

這一刻,台下的訓練師們爆起興奮的「嗶-嗶-」聲,幾乎無法壓抑。

最後十秒。

小燕把時鐘轉來轉去,放在頭上又親了它。
訓練師們激動得要命,恨不得可以用更多的「嗶-嗶-」聲和小燕一起走到終點。

5、4、3、2、1—

就差那麼一點點,只要小燕把時鐘放在左腳掌上(她幾乎掃過去了),就達成目標了。

我們看著小燕。

小燕看著我們,忽然把雙手高高舉起,瞇起雙眼大喊「再來一次!」我們笑了,跟著小燕舉起雙手—

再來一次!

更多,關於即興劇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