即興,是一種習慣。

有些人偏好説 "Yes",有些人則偏好説 "No"。

那些説 "Yes"的人,將得到一場冒險作為獎勵

– Keith Johnstone,一位即興劇的先行者



近日工作心得:牌卡

曾經是牌卡(敗家)控的我,有一陣子做治療都沒在用牌卡了。

倒也不是牌卡怎麼了,而是發現工作過程中,光是用語言&非語言把事情定位下來,就花掉了好一陣子,可以說是「沒時間」用牌卡

(你知道的,如果還要一張一張選,或是抽卡前要有儀式要靜心,抽完之還要投射要解釋…20分鐘跑不掉)

不過,最近有幾個契機,牌卡很自然地回到了治療中。

通常都是工作一陣子的來談者。原本急切的,煩惱的或痛苦的問題稍微安頓了下來,會有一個時刻,他帶著(好的)困惑前來—

「我感覺還是要來(還沒完全解決),可是我不知道要談什麼」

作為回應,這時我用牌卡的方式其實就蠻樸實的—選卡,什麼卡都好(當然圖像會比文字深入一點,文字會比圖像安全一點)

(偶爾也有來談者對於塔羅或大天使卡原有的象徵,有個人的疑慮或不舒服,那就會選用更沒有預設系統的牌卡)

毫無靈感時,我會隨手用 #最近已經不那麼熱門的妙語說書人Dixit

以前是沒那麼喜歡用Dixit的,可能跟過去工作的型態有關,多半是單次且以溫和滋養為主基調的工作坊(當時很常用療心卡的滋養組)

Dixit本身為了方便說故事,圖像中都隱含著「衝突」的元素,又是純粹圖像。在一期一會,時間又不長的工作坊是有點風險

不過,開始做治療後,這種「衝突」的元素反而容易幫助我們進入正題。

就是回到很單純的做法:一張一張選,一張一張看,然後從沒有語言的地方,找到語言還未觸及之處,嘗試用新的語言來捕捉它

當牌卡一直用一直用,用到有點文化傳承時,這樣的自發性還蠻好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