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即興劇工作坊簡介】即興中的小丑(improv & clown)

若用一句話來談即興中的小丑,我會說是「打開玩心,覺察每個當下」。

我們心中都有一個小丑

我在2014年第一次接觸了內在小丑工作坊,從此愛上了紅鼻子的演出。

(後記:2017年我回到同一個工作坊,這裡有我再次探索內在小丑的歷程)

在那之前,我已從即興劇的心法—打開玩心,讚頌失敗,Yes,and,讓夥伴發光,學到如何面對自己的焦慮與挫折。

然而,在高強度的售票演出過程中,不時還是會對這些心法產生小小的質疑—真的是這樣嗎?我真的可以讚頌失敗嗎?我能夠在舞台上打開玩心並享受其中嗎?

直到我遇見了Alessio Di Modica,一位來自西西里的小丑訓練師。



小丑的「真、愛、玩」

Alessio總是讓我想到希臘神話的酒神(平常則是個不折不扣的瘋子),戴奧尼索斯(Dionysus)。後來我才知道,祂也是戲劇之神,真的是個有趣的巧合。

與Alessio學習的過程中,幾乎都是「在狂歡中成長」,我們大量地玩遊戲、開玩笑,然後在某一刻忽然走進了彼此生命的底處。這個過程中,我學會了三件事。
小丑的「真」,小丑是真實的,只有真實地接觸與反應,才能成為小丑(這部份與完形治療有相當多關聯,有興趣的人可參考小丑的創造藝術)。

小丑的「愛」,小丑是樸實且帶著愛的,因為這份愛,小丑可以透過紅鼻子傳達對另一個人的理解。

小丑的「玩」,小丑總是在玩,而且任何東西都可以玩!覺察到這點後,對我的工作有很大的影響—即興劇與心理治療都是很容易覺得「卡住」的工作。當我可以「玩」任何東西,就不會卡住。

小丑與即興

小丑是個絕佳的即興劇演員,總是聚焦於當下與地位。透過小丑的訓練,我們可以甩開在多次即興劇排練後隱隱形成的慣性,帶著玩心跳入未知(甚至是被訓練師推到未知中XD)。

當我與Alessio合作越來越久後,早已放棄去「預期」音樂或演出的Cue點,因為總是會和我想的/計畫的不一樣。有趣的是,當我放掉了這些,反而能夠更歡迎未知的到來,反正「有什麼就玩什麼嘛」。

在這次「即興中的小丑」工作坊中,我想和你們分享「有什麼就玩什麼嘛」這個心法。我們不會戴上紅鼻子,而會透過一系列的練習,打開小丑覺察萬事萬物的天線,在舞台上「玩」出無限的可能性。並帶著這個精神回到短篇即興劇的表演,探索短篇遊戲還可以怎麼玩。

以下分享一些小丑與即興結合的練習,這次工作坊會運用其中一些活動:

  • 「跑」與「追」
    • 小時候愛玩的鬼抓人、紅綠燈、閃電嗶嗶(大家應該知道我在說什麼吧?都同一個年代的),都是「跑」與「追」。這種最簡單又最本能的活動,能有效地打開玩心,並在追趕跑掉蹦間,玩出自己的小丑樣貌。
    • 變化型其實很多很多,接觸劇場的朋友們應該也玩過其中一些。我自己的帶領風格受Alessio影響,喜歡在裡面放入一些音樂與狂歡的元素。
  • 和自己開玩笑
    • 即興劇有些形式(如:Theatresports, Maestro show)是有評分與競賽的。有比賽就有輸贏,乍聽之下這與即興劇協同創作的氛圍有抵觸,其實不然。
    • 2015年我參加Keith Johnstone的工作坊時,他提到了當即興演員在台上失敗(也許是失誤,也許是分數輸了)時,若能繼續保持開心,一切都會好好的(You fail and you stay happy, everything will be fine.)。
    • 這個概念被稱為即興演員的好天性(good nature)。在小丑工作中,我延伸了這個想法,讓即興演員對於正在發生的「失敗」,不只能保持笑臉,還能開它玩笑。我認為,這正是「有什麼,就玩什麼」的最高境界—把舞台上的失敗拿來玩
  • 和身體開玩笑
    • 這是一個我很喜歡的主題。多數身體工作幫助我們覺察自己,並找到更適合的身體樣貌。然而,小丑工作是透過我們身體的習慣(及其留下的記憶),找到自己的小丑角色。
    • 因此,覺察身體後我們不去修正,反而去玩去放大這些習慣,從中找到藏在身體裡的那個小丑,然後接他/她出來一起玩耍。
  • 與觀眾產生連結
    • 小丑有一個很特別的地方,他擅於連結任何人事物—甚至包括第四面牆外的觀眾。雖然在即興劇中並不常運用這類「破格」,小丑感受當下真實,並透過這故能量與觀眾連結的能力,是相當適合即興演員、主持人與任何需要與觀眾連結的工作。
  • 風火水土的能量訓練
    • 從身體與直覺出發,運用自然元素帶給我們的能量,探索各種可能的表現形式。並把這樣的能量,運用在即興劇的角色塑造中。
若用一句話來談即興中的小丑,我會說是「打開玩心,覺察每個當下」,歡迎有興趣的朋友,一起來玩耍與探索吧!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