常見問答


給初次參加即興劇工作坊,或是之前聽過沒聽過,但想要多知道一點的朋友,

一些關於即興劇的常見迷思、疑慮與解答 。

點我直接跳到本篇Q&A

想要知道即興劇應用於學校、企業或自我成長時,會有什麼需要考量的嗎?

這裡有一些過去上課的學員,提到的問題,如果這裡沒有你好奇的疑問,

也歡迎你私訊劇團粉絲頁提問

點我直接跳到本篇Q&A

關於人生劇本與自我成長的心理學Q&A,主題涵蓋【溝通分析】與【創傷治療】

提供給想要更了解自己,了解伴侶或家人,以及搞不清楚自己怎麼的朋友,一些心理學想法

點我直接跳到本篇Q&A

即興劇課程Q&A

Q: 可以用一句話解釋給我聽,到底什麼是即興劇嗎?

對玩了十年即興劇的我來說,

即興劇是【一群人當下合作】的藝術。

當然,繼續解釋為什麼這辦得到,就不只一句話了XD

歡迎參考這篇文章

Q: 即興劇是不是要很聰明反應很快才可以玩呀?反應慢的人怎麼辦?

即興不是急智,而是當下的藝術。

在即興劇工作坊中,我們會透過一系列的遊戲與練習

學習放掉腦袋過強的控制,讓直覺浮現並讓自己驚喜。

如同我最喜歡的即興金句

「帶一塊磚頭來,別帶上整座教堂」

因此,即興劇訓練【不是】要你拼命成為機智滿滿的人類

而是訓練你慢下來,回到當下,臣服當下,讓當下給你靈感。

更多關於【當下】這個主題的文章,可以見此

Q: 可是我有偶包(偶像包袱)欸,工作坊會不會一直叫我上台表演?

你並不需要很會演戲,或是很愛演戲。

當然,如果你熱愛舞台,即興劇工作坊可以讓你發揮所愛。

如果你擔心自己放不開,有偶像包袱,或是容易緊張腦乾—

(相信我,在我快四百場的工作坊帶領中,有快2/3的學員會向我表達這些擔心)

即興劇工作坊是一個放心跨越舒適圈的好機會。

Q: 即興劇好像蠻不錯的,可以運用在我的團隊中,如何了解進一步資訊呢?

即興劇確實是一種相當適合運用在團隊教育訓練的形式!

如果你還不確定即興劇為什麼適合團隊/企業訓練?

(也許只是聽別人說過,或是體驗過有種模模糊糊的好感)

歡迎你參考這篇我重點整理+本土實踐心得的文章

"定義應用即興劇Defining applied improvisation" (原文連結)

關於即興劇還可以應用在什麼領域,歡迎參考這篇文章,得到更多靈感。

應用即興劇Q&A

Q: 即興劇如何應用在學校課堂?

這個問題要先定位一下:

你想應用的課堂是「表藝課」「輔導課」或是「一般科」呢?


關鍵是:所有的課程設計都是「以終為始」。

所以要談如何應用即興劇在課堂,一定要先確定這堂課的目的是什麼?

有時候,即興劇不見得是必要的選擇。 繼續閱讀>>

Q: 如何應用即興劇在特殊教育學生的社會技巧能力上?

我之前有一些在大專資源教室帶短期工作坊的經驗。通常會專注在幾件事:

有時玩即興遊戲會滿快樂的,大家會笑會很嗨,那我們就從這邊去聊聊

有時玩即興遊戲也會滿緊張,或是太想做好而緊繃或逃避的。


這時候,我會分幾個部分協助:

  1. 我會讓學生有Pass的空間
  2. 那比如圍圈太困難,有時候我可能也會變成兩人一組
  3. 我們也可以停下來:問問其他同學碰到這個狀況可以怎麼做?或是碰到這個狀況可以怎麼協助同學? 閱讀全文>>
Q: 如何把即興用在人際關係處理(互動)上?

大概可以分成三個部分:

第一個是即興遊戲本身可以帶來的好處,有點像是提升人際關係品質的維他命。

第二個是運用即興劇的表演方法,練習從行動中「看懂」人際關係的「局面」。

第三個是把即興劇當成一個有感體驗工具,結合其他的人際關係理論做學習,

並透過即興劇的方式嘗試驗證(或否證)這些理論… 閱讀全文>>

Q: 如何自在即興展現自我?

這個問題可以分成三個部分:

一個部分是如何自在即興?

一個部分是如何展現自我?

最後一個部分是什麼會阻擋即興發生?


自在的關鍵是安全感,要達到安全感就要有信任。而信任又至少可以分成兩個部分:

可以靠近別人,以及可以讓別人靠近。 閱讀全文>>

人生實驗室Q&A

Q: 為什麼明明沒有發生什麼事情,卻突然心情不好一直流眼淚?

簡單來說,當我們經歷過度而無法負荷的壓力情緒時,神經系統會留下一個印記,一個刻痕。


這會讓人產生「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草繩」的現象。也就是說,當類似於該壓力的事情(草繩)發生了,我們的神經系統就會立刻啟動防衛機制(看到蛇)。


當神經系統持續地在一種高張的狀態,就好像守在前線島上,不知道戰爭已經結束的老兵,當任何人靠近這座島的時候,他會立刻舉槍朝向對方,或是自己— 繼續閱讀 >>

Q: 朋友情緒激動找我聊聊,可是話沒講幾句就哭到說不下去,該怎麼辦呢?

如果對方哭到【說不下去】,這可能也顯示了他的理智腦(前額葉)暫時無法運作,

而情緒腦(邊緣系統)正旺盛地觸發「戰逃反應」。


這有點像是路邊受傷的野貓,即使你只是不帶惡意地走過牠身邊,

野貓要嘛弓起身子準備抓你(戰),要嘛就是一溜煙地跳進樹叢中(逃)。


在這個狀態,語言的功能是很有限的。不是因為語言沒用,

而是因為情緒腦無法解讀那麼精緻的訊息。

所以,與其說些什麼,不如先協助他安頓過度旺盛的大腦與神經系統。


這個動作,在創傷知情中稱為Grounding,

其實就是協助身體從情緒與危險的風暴中重新落地,回到此時此刻,重新恢復體感。

Grounding的作法,其實很單純… 繼續閱讀>>

Q: 為什麼會有恐怖情人?有什麼方法可以判斷嗎?

恐怖情人(危險情人)的關鍵特質是控制。

但控制有好也有壞,有明顯也有隱藏版的,所以危險情人其實不容易判斷。

因為危險情人好壞都有,既不是夠好到安全有養分,也沒有夠壞到讓人敬而遠之,

這種「一下好一下壞」的感覺,就是危險情人的第一個特質,反覆無常。

你會一下覺得對方很好,一下又覺得對方壞極了。然而壞沒多久好又出來了,

可是好沒多就又來了一個壞…如此像是繞口令的狀態,常常是這類關係的原型。


你無法預期下一刻對方是好是壞。

(更深一層來說,有些危險情人自己也無法預期自己下一刻是好是壞,

所以當他們為了傷害你而道歉時,有一部分的確可能是真心的)


危險情人的第二個特質是情緒勒索,這個名詞大家都熟(有陣子也很常拿來戰別人XD)

但情緒勒索的讓「人不舒服」到底在不舒服什麼? 繼續閱讀>>

Q: 你在人生劇本課程提到「不適應的完美主義」,可是完美主義不好嗎?很多事情不是都要追求完美才有好的品質?

想做好沒有錯,但是為了做好而攻擊自己,就有可能會影響持續做下去的動力。

我認同把事情做好,甚至衡量結果也是重要的(這部分我與『重視過程就好』這派立場不同)


但不可以未審先判,做完之後只偏頗地看到做不好的地方,只想自我批判與檢討。

一樣,我不是說『檢討』不好,從經驗與錯誤中學習是好事,

但如果你把所有專注力都放在『我不好』,那就沒力去想如何『把事做好』 繼續閱讀>>

「教育的真正目的之一,是使人處於不斷詢問的狀態。」——曼德爾.克萊頓主教Bishop Mandell Creighton